死亡之息(死亡之息在哪刷)

死亡之息(死亡之息在哪刷)插图

开启神禁墓地?

作为从万年前穿越而来的,这世上最后一个守墓人……

苏明这一世,已经厌倦了神明的冰冷,甚至始终恐惧着再一次成为那至高无上的神。

“不开。”

想到这,苏明脑海中拒绝了系统的提议。

【叮!宿主拒绝开启神禁墓地。】

【检测宿主生命正在流逝,系统为宿主免费开启自我保护!】

【注意,该功能仅限一次……】

此时的苏明意识已经逐渐模糊了,可听到脑海中的声音,愣是气的他瞪圆了双眼!

“我……拒绝!”

【拒绝无效,自我保护已强制开启。】

“……”

【叮!赠送宿主S级禁忌物——死亡之息。】

【检测到宿主即将昏迷,意志由死亡之息的神明意志接管……】

苏明听到脑海中的声音,顿时怒火中烧!

“我特么……”

然而他话还没说完,便直接失去了意识。

接着,双眼中缓缓泛起了诡异的紫色,一股可怕的禁忌之力瞬间爆发。

压在苏明身上的禁忌生物,直接倒飞了出去。

轰!!

只见其身体已经一分为二,嵌入了对面的墙壁中……

整个地下室也在顷刻之间倒塌。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苏明狞笑着,缓缓的转头看向虚空,似乎在寻找着什么。

强烈的杀意,瞬间笼罩了整个庆城。

……

仙湖公园。

一位身着复古蜡油皮衣的青年男人,正一脸的平静的将匕首,缓缓从眼前的怪物喉咙中抽出。

而他在此之前已经避开了半个身位,鲜血喷涌而出,一滴都未沾身。

他叹了口气,这已经是最后一个感染体了,却仍是没找到那禁忌物在哪!

想着他掏出了烟,正想点燃……

忽然他身躯一震,眼神瞬间变得严肃至极,身后的几人见状也是神色一变。

“怎……怎么了长官?”

中年男人眯了眯眼睛,眼神看向了庆城二中的方向。

“汇报总部,立即拉响庆城黑色预警。”

其余几人一惊,黑色预警?

那可是安全级别最高的预警啊!整个华夏曾经也只拉过一次黑色预警……

而且那次可是华夏,甚至是全人类的灾难啊!

“长官这……”

“这次禁忌物的判定,最多是个D等级,怎么……”

“快去!!!”

男人猛然瞪了他们一眼,眼神无比严肃凶狠,其余几人顿时把话憋了回去。

“直接联系总部,若有人质疑,就说是我……卢安第,说的!”

“是!”

身后几人,立刻离去。

这时——

一股强大的禁忌之力忽然在他附近不远处凝聚。

卢安第慕然回头!

只见——

一个人影竟然凭空出现,手中持着巨大的镰刀,宛若死神降临般站在那里……

来人正是苏明!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苏明看都没看卢安第,而是狞笑着的望着湖水。

接着,他缓缓举起手中的巨大镰刀,对着湖面斩了过去……

唰——

那平静的湖面,竟然瞬间被一分为二!

强大的禁忌之力涌动着,让湖面无法合二为一,静止在了半空……

接着,从那分开的湖水中,缓缓浮出了一棵血红色的枯树!

卢安第一眼便认出,这正是造成此次变异的禁忌物——【猩红古树】。

那竟然是一个B级的禁忌!

苏明手中的镰刀一抖,只见那枯树,瞬间碎裂成了粉末,在风中飘散了……

卢安第眼中满是骇然之色,看着不断狞笑的苏明。

这???

这可是B级的禁忌之物,这年轻人挥手间就能摧毁?

【叮!危险源已经肃清,意志交还给宿主。】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!额……”

笑声嘎然而止。

下一秒,苏明茫然恢复了意志,双眼中的紫色缓缓褪去,手中那名为死亡之息的镰刀也消失了。

他回过头,正好与满眼骇然的卢安第目光相对……

苏明:“???”

卢安第:“???”

想着刚才这年轻人可怕的实力,卢安第不由握紧了手中的匕首。

就在这剑拔弩张之际……

苏明身影竟然瞬间消失!

直接被传送回了地下室的门前。

【叮!自我保护结束,请问宿主是否开启……】

“你丫给我闭嘴!”

苏明只感觉一阵头大。

……

仙湖公园。

卢安第怔怔的留在原地,脸上说不出的骇然。

他刚刚瞬间便认出了那柄镰刀,那是S级别的禁忌之物——【死亡之息】。

曾经差点覆灭了整个华夏的大杀器啊!!!

而过于紧张的卢安第,根本没注意到在湖的对岸,有一个浑身散发着黑雾的男子,就在刚刚缓缓的消失了……

片刻后,卢安第掏出手机。

“喂,我是卢安第。”

“什么情况?为什么拉黑色预警?现在怎么样了???”

卢安第听着那头的三连问,沉默了片刻。

“我要是说,危机解除了……你信么?”

这下轮到电话那头沉默了,可是紧接着就传来了震耳的咆哮声。

“卢安第!你特么从军这么多年,判断力是让狗吃了么???”

“你知道你为何身在庆城,这本身就是惩戒!你还……”

“你特么不用想着回来了!!!”

卢安第无奈的将手机远离了耳朵,然后啪的一下挂断了。

此刻电话的另一边……

嘭!

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生气的将手机生生拍碎在了会议桌上。整个会议室只有他一个人站着,其余的二十几人纷纷正襟危坐。

那老人满头白发却是理的精短,眼神犀利,一身军装。

他缓缓扫视着众人。

这时一个眼角有着疤的中年人愤愤说到:“这个卢安第太过分了!仗着自己立过功,就要为所欲为了么!”

“是啊,这简直是拿国家大事当儿戏!成何体统!”

“必须严惩!”

桌上有几人也开始附和着。

老人无言,睿智的目光一扫桌上说话的几人,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。

见没人再说话,老人这才开口:

“谎报军情,影响极其恶劣,是得严惩……”

“通知卢安第,其身份恢复延缓……继续在庆城战区服役,自我反省!”

一听卢安第身份恢复延缓,在场不少人好像都悄悄松了口气。

而老人正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们,轻轻的挑了挑眉毛。

“散会。”

说完他第一个离开了会议桌。

……

庆城。

学校地下室门口。

“卧槽!”

“小明,你……”

苏明一愣,循声看了过去,只见杜飞正提着裤子飞奔过来。

杜飞跑到近前,瞬间满脸震惊的呆在了原地。

他看了看苏明,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废墟……

他缓缓咽了口唾沫道:

“我滴个乖乖……”

“你……真特么真把学校炸了???”

渐成吧游戏网各种资料和教程收集于网络,如若侵权,请联系我们!
电脑游戏_手游教程-渐成吧游戏网 » 死亡之息(死亡之息在哪刷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