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nf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前置任务(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几次奖励)

历史上有哪些完全无法理解的残忍案件?

1994年7月,四川的一群人贩子为了拐卖一对年幼的兄弟,居然当着孩子的面杀害了他们的母亲。世人真的无法理解人贩子的人性何在?幸得被拐卖的哥哥清楚地记下了这一切,19年后,哥哥回来了。

母子三人离奇失踪

1994年7月2日,这天恰逢四川达州开江县永兴镇赶场的日子。家住箭垭口村的肖雪琴想给丈夫赵代富买件新衬衫,于是拿着30元走出家门。临走前,她突然发现脚上的凉鞋坏了,遂又到邻居家借了一双白色塑料凉鞋。

路上,肖雪琴的两个儿子,7岁的赵永勇与4岁的赵永宽追了上来,也哭喊着要去赶场。肖雪琴见劝说不下只得带着儿子一起去镇上。

母子三人走到镇上的一间棋牌室外,突然出来一个矮胖的男人说有个亲戚住在箭垭口村,想请肖雪琴给亲戚捎个口信。那个年月,通信不发达,托人捎信是很正常的事,所以肖雪琴不顾大儿子赵永勇的劝阻,跟着走进了棋牌室。

赵永勇带着弟弟坐在门外等候,可是打麻将的人都了,母亲还没有出来。兄弟俩实在等不及就走进棋牌室去找母亲。

谁料他们刚一踏入里间,就看到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按着肖雪琴的头部朝地面撞去,另外一个人则拿着大粗针管向肖雪琴头部注射某种药物,还有一个人又冲进来拿着尖刀刺中了肖雪琴的后心。被拨到最大音量的收音机噪声湮没了肖雪琴的惨叫声。

兄弟俩被眼前一幕惊呆了,只有4岁的赵永宽更被吓得嚎啕大哭。那三个人走过来拎起来赵永勇兄弟俩,直接扔进了地下室。

赵永勇不知道母亲是否还活着,哭着问那三个人母亲到底怎样了,却被暴打一顿。兄弟俩吓得再也不敢说话,如何逃命成了他们心中唯一念头。

那三个男人锁上门走了。冷静下来的赵永勇开始仔细打量这间地下室,发现门虽然锁了,但门上面有两个没有玻璃的窗户,恰巧门边还有一根长木棍。于是赵永勇就将木棍斜支在地面与门板之间,然后手脚并用往上爬。

赵永勇经常爬树登高,所以他很快就跳到了窗外。可是赵永宽年龄太小了,试了几次都爬到半截就掉了下去。于是赵永勇一个人跑到院子里想逃走,可刚爬上墙头就被发现捉了回去,再次被暴打一顿。

那三个人为避免赵永勇再次逃跑,居然在饭菜中混入了安眠药片,以致赵永勇那几天一直昏昏欲睡。

7天后,那三个人带着赵永勇兄弟俩上路了。赵永勇记得同行的一共有4个大人,还有4个孩子。当时他已清楚地意识到那几个大人是人贩子,为了拐卖他们兄弟俩,竟然杀害了他们的母亲。赵永勇心中恨极了,可被毒打怕了,一点也不敢造次,毕竟保命最重要。

人贩子带着赵永勇兄弟辗转来到了北京。火车上一同被拐的一个孩子哭闹不止,人贩子将那个孩子带进洗手间,然后两手空空走了出来。那个孩子去了哪里,赵永勇心知肚明,遂扭头告诫弟弟以后千万不要再哭闹,不然下一个消失的就是他们。

后来赵永勇兄弟又被带到了福建莆田一个叫阿和的男人家里。阿和家就像一个拐卖孩子的批发市场,许多被拐来的孩子在这里,等待陌生男女像挑商品一样挑选他们。赵永勇因为年龄稍大已经记事了,遂以5800元价格便宜卖给一对徐姓夫妇。至于弟弟被谁买走了,赵永勇并不知道。

同时,赵永勇也不知道父亲在家中已近崩溃状态。那天赵代富回到家没看见妻儿,第一反应就是肖雪琴带着孩子回娘家了。可等第二天,赵代富问遍了所有亲戚都说未见过肖雪琴母子,这才有些慌了。

有人说肖雪琴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,也有人说肖雪琴母子被娘家人藏起来了。可赵代富坚决不信这些流言蜚语,因为他们夫妻感情很好,尤其肖雪琴性格内向,平时只喜欢待在家里读小说,更何况家中财物一点没少,如果肖雪琴想走,也不可能只带着30块钱出门。

赵代富选择了报警。村民高元翠给警方提供线索说,那天在永兴中学对面一家店外看到赵永勇兄弟俩,喊他们一起回家,可他们却说要等肖雪琴。

因为当地近几年时有拐卖儿童事件发生,甚至永兴镇还有几个人因拐卖孩子坐了牢,所以人们听到高元翠提供的信息,认为肖雪琴母子极有可能被人贩子拐走了。

只可惜高元翠认错了店面,警方将那一家人带回审问一无所获。赵代富倒是对住在这家店面旁边的一个叫“蒲三娃”的人起了疑心,因为这个人手脚不干净,而且赵代富曾给蒲三娃家做过泥瓦活,知道他家有个地下室可以藏人。

于是赵代富就带着警方来到蒲三娃家。也许赵代富太过紧张,一时忘了提供蒲家有地下室这条线索。可即便赵代富提供了线索,警方没有证据也不太方便搜查蒲家的地下室,总之警方在蒲家大致查看一下,又问了几句就离开了。

后来赵代富不死心,又花了80块钱买了一条烟,想请十几个乡民跟着再去蒲三娃家,但又因缺乏证据被拦下了。

妻离子散后,赵代富足有三四个月闭门不出。亲怕儿子寻短见,天天守在儿子身边劝慰。谁料半年后,亲含恨而终,临死前手中紧紧攥着两个孙子赵永勇与赵永宽的照片。

亲走了,赵代富勉强打起精神,后来又赚钱盖了新房。临搬走那天,赵代富在老房卧室门板上写了一行字:肖雪琴走后,代富放心不下一辈子。公元一九九四年6月初4日(阳历1994年7月2日)

赵代富在痛苦中挣扎生不如死,可他却不知其实他的直觉很准确,当时两个儿子就被关在蒲三娃家的地下室里,只可惜他们父子就这样擦肩而过,也许这就是命运弄人吧。

漂泊回家路

儿童被拐卖就像第二次,如果能遇到视他们如亲生的买家,那是不幸中的大幸,但大多数被拐卖儿童在买家眼中就是传宗接代的工具人,尤其男孩还要承担起挣钱养家的重担。不幸的是赵永勇就是后一类孩子。

赵永勇的新家家徒四壁,家中还有两个妹妹。他来到新家后,很快就着干农活,不仅要照顾上百只鸭子,同时还要照顾两个妹妹。累还不算啥,最要命的是天天吃不饱。有一次赵永勇饿得实在不行了,就拿砖头想“无意”中砸死几只鸭子,以便能大吃一顿。

谁料赵永勇的这点小心思被养父徐金池察觉了,养父竟抄起一根木棍直接打在了赵永勇的腰上。还有一次赵永勇偷吃东西,又被养父绑在了厕所里。

徐金池对赵永勇说得很直白,买他就是为了当劳力干活,长大了给其当女婿养老送终。赵永勇不愿一辈子被绑在这个家里,遂在心中暗暗发誓早晚要离开这里。

一年后,赵永勇到了上学的年纪,就以“徐杨”的名字上了小学。随着赵永勇与同学们越来越熟络,他知道了附近村庄有许多被拐来的孩子,于是他就一边上学,一边找弟弟。

有一天,一位同村的小孩说隔壁村有一个男孩,长得特别像赵永勇。赵永勇一听兴奋极了,马上跑到邻村去看,却发现那个男孩并不是他的弟弟。

随着时间流逝,由于四川与福建口音不同,赵永勇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“永勇”,已无法确认自己到底是姓“赵”还是姓“超”。他只记得母亲曾教其练过多次,“走”字旁右上方有一个“月”,下面有一个“口”字。

后来赵永勇对家乡的记忆也越来越模糊,于是他拿起画笔画下自己对家乡小溪、小桥等细节的残存记忆,并画下母亲被杀害的场景。所以赵永勇在学校里根本没有心思学习,只喜欢美术课与画画。

时间到了2000年,赵永勇已经13岁上五年级了。养父不愿再供赵永勇读书,就让其辍学回家做农活。那一年春节,赵永勇看到许多在外做玉雕师的同乡,兜里揣着大把钞票回乡过年,遂也想学学玉雕手艺。

学手艺需要学费,徐金池哪舍得给这个便宜儿子花钱。于是赵永勇就给养父讲事实摆道理,告诉他玉雕师就是金饭碗,比做农活强多了,甚至还信誓旦旦地保证挣了钱都寄回家里。

徐金池一听有利可图也就痛快地答应了。赵永勇为防养父变卦,第二天就买了前往广东的车票。这是赵永勇第一次远离买家,可他并未打算再回来。

赵永勇离开买家,曾想到全国各地找家,但当时他一无技术,二无钱,无论到哪里都无法生存,遂只能先学好手艺,再谈别的事情。

后来的日子里,赚钱、找家、复仇就成了赵永勇的生活重心。赵永勇每天从早上7点一直忙到晚上11点,中午只休息2个小时,一心扑在学习画画与玉雕技术上。那时赵永勇当学徒没有工资,养父又不额外给生活费,有时赵永勇饿得只能靠喝自来水充饥。

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,一年后,赵永勇出师了,而且他的手艺精湛,雕刻的翡翠小件可以比其他学徒的作品多卖不少钱。当时赵永勇为了避免麻烦,还时常给买家寄点薪水,后来他学有所成出来单干后,就逐渐与买家断了联系。

2008年,赵永勇搬到广东四会开了一家玉器店,也开始尝试雕刻一些翡翠大件。随着他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玉雕师,收入翻番早已是学徒时期的几十倍了,也就有了用于寻家的资本。

赵永勇被拐卖时只有7岁,家乡的记忆已逐渐淡忘,但他还依稀记得小时候吃过香肠与腊肉,遂其就有意识地到一些南方城市旅游,以便寻找家乡的影子。

2010年春节,赵永勇与新收的两名学徒及其家人一起过年。那天为寻找家乡味道,每个人都大显身手炒上两个家乡菜。当赵永勇尝到一名四川学徒做的腊肉与凉拌折耳根时,顿时愣住了,这不正是小时候的味道嘛。

再加上赵永勇一直觉得四川话与自己小时候的口音相仿,而且养父母还曾无意中说过人贩子在其衣服上写下“四川”两个字。由此赵永勇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,他的家乡在四川。

2012年3月,赵永勇打开了公益寻亲“宝贝回家”网站,将承载着家乡记忆的十几页日记与四张铅笔画,都转给了一位网名为“老中医”的志愿者。

赵永勇在日记的头一页附上了5张从小到大的照片,那是养母带他照的,然后他偷偷藏了几张。同时赵永勇还向“老中医”讲述了母亲被杀害,他们兄弟被拐卖的全过程。

“老中医”核实完赵永勇的所有信息后,立刻召集了十几名志愿者组成了“赵永勇寻亲讨论群”。至此赵永勇寻亲复仇路正式拉开了序幕。

2012年5月17日,赵永勇接受志愿者们的建议赴成都立案采集DNA,同时还接受了重庆电视台630栏目等多家媒体采访,主动扩散寻亲信息。志愿者们根据热心观众提供的线索,带着赵永勇赴永川、内江等地实地排查,可每次都无功而返。

赵永勇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,只得失落地返回广州。希望与失望交错出现,可是母亲死得不明不白,弟弟还不知所踪,人贩子还逍遥法外,赵永勇找不到放弃的理由,只能咬牙坚持下去。

最终转折点来自赵永勇记忆中的“挖坑取火”习俗。原来赵永勇与志愿者交流捋线索时,无意中提到自家在冬天时要用火盆取火。志愿者“岳池青衣”马上想起,这是四川达州到万源一带流行的“挖坑取火”习俗,于是他们又将寻找目标转向了达州、万源一带。

但无论是志愿者带着赵永勇到圈定的重点区域实地查访,还是达州电视台等多家媒体轮番播报赵永勇寻亲信息,依旧苦寻无果。经验丰富的志愿者“达州背二哥”,建议赵永勇返回福建从卖他的人贩子阿和哪里寻找突破口。

2012年9月5日,赵永勇怀揣希望踏上了返回福州的火车。可就在这时达州方面也传来一个好消息。原来开江县永兴镇桥头村一位名叫肖时英的农妇,因其长子于1993年被蒲三娃拐卖,也是一直苦寻无果,所以看到永勇的寻亲信息,就给记者打问询,几番核对感觉“永勇”可能是箭垭口村丢失的孩子。

“达州背二哥”听到消息,赶紧与永兴镇派出所核实情况。经派出所查证确有其事,1994年同时失踪的母子三人分别是母亲肖雪琴,长子赵永勇,次子赵永宽。

也许直到此刻永勇才知道自己姓“赵”,记忆中母亲教的字应该是繁体的“趙”字。基本信息都对上了,赵永勇的家乡应该就在永兴镇。

彼时,赵代富正在广州打工。他一天接到了50多个亲戚朋友打来的,告诉他“永勇回来了”。一向节俭惯了的赵代富兴奋地马上坐飞机返回了四川老家。

2012年9月11日,赵永勇在众多志愿者的陪同下,终于回到了魂牵梦绕的故乡。村头早已拉起欢迎赵永勇回家的条幅,赵代富与赵永勇父子时隔19年再次相拥,恍若隔世不禁抱头痛哭。

赵代富想问肖雪琴去哪里了,可犹豫半天也没问出口。赵永勇知道父亲想问什么,就深吸一口气开口说道:“母亲已经死了,是被别人害死了。”至于杀母凶手是谁?赵永勇这些年一刻也不敢忘记。

当天下午,赵永勇与父亲一起来到永兴镇派出所,拿出自己珍藏多年的画册,向警方讲述了事发当天发生的所有细节,所有证据都指向了蒲三娃就是凶手。

其实早在赵永勇回家之前,志愿者就带着他到了蒲三娃的店铺。那个站在店铺外又矮又胖的五六十岁的男人,与赵永勇记忆中一样,有一只眼睛近乎闭着。

蒲三娃看到赵永勇等人虽有些紧张,但也未阻止他们进入店铺后院。赵永勇凭着感觉穿过门市,直接找到了地下室通道口。19年前的情景历历在目,这一切都证明蒲三娃就是杀母卖子的凶手。

警方逮捕了蒲三娃,但其对19年前的隔空指控死不认账。警方虽在蒲三娃家后院挖出了一堆骨头,但其中人骨、牛骨混杂难以辨认。如果不能找到肖雪琴的尸体,只能以拐卖儿童罪逮捕蒲三娃。

警方不愿看到蒲三娃洋洋得意的模样,遂加大了搜查力度,终于在蒲三娃家中一个旧木柜上发现一处人类血迹,经DNA检测证实属于肖雪琴。随后警方又在蒲三娃家后院发现了一具人类骸骨,经DNA检测正是肖雪琴。

铁证如山,蒲三娃终于低头认罪,交待了他们杀害肖雪琴后,又将尸骨分尸、焚烧埋在他家后院。同时蒲三娃也交待了同伙廖定杰与郑智的行踪。

其实蒲三娃不仅仅拐卖了赵永勇兄弟俩,还拐卖了多名永兴镇的孩子,其中许多孩子几经转手早已下落不明。早在2001年,蒲三娃就因拐卖肖时英的儿子,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。他刚刑满释放没两年时间,就又被赵永勇指认落入法网。

2014年8月,达州市中级法院经审理,判处蒲三娃等人死刑,赔偿赵家精神损失费5万元。

警方通过人贩子阿和交待的线索找回了赵永宽。原来当年赵永宽以7800元价格被卖给了一徐姓人家。徐家有3个女儿,所以想买一个儿子传宗接代,但他们对小永宽并不好,后来又嫌永宽太调皮,还经常想逃跑,遂又倒手将永宽卖给当地一吴姓人家。

所幸吴家对待永宽还不错,永宽改名“吴清波”,终于过上了正常孩子的生活。后来永宽初中毕业后就去北京打工了。当警方找到永宽时,他已经在北京结婚,妻子也在北京工作。由于永宽被拐时年龄太小,只模糊记得有一个哥哥,还记得母亲遇害了。

时隔多年,赵永勇与赵永宽兄弟俩第一次在北京西站见面,两人相互凝望不知该从何处寒暄。随后赵永勇带着弟弟来到母亲被害的地方~永兴街270号。赵永宽不明白一个好好的家为何会被害成这样,赵永勇却深深感觉到寻到了家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。

难言的结局

罪犯伏法,父子团聚,看似皆大欢喜的大团圆结局,可当认亲的激情褪去,父子三人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各自的轨道,因为他们要面对裸的现实。

由于赵永勇与弟弟的生活轨迹不同,他们不仅没有多少共同话题,甚至在某些事情上也无法达成共识。首先他们在“买家入罪”问题上就产生了分歧。

赵永宽早已融入吴家,他不愿割断与吴家的关系,所以不愿去牵扯出太多事情。赵永宽劝哥哥放下心结回归正常生活,可赵永勇却认为已经发生的事情,注定无法忘记。

赵永勇断绝了与买家的关系,并于2016年将户口迁回了老家,名字也改回了“赵永勇”。

其次,兄弟俩最关心的还有母亲肖雪琴的骨灰安葬问题。赵永勇想让母亲的骨灰埋进祖坟,可父亲赵代富却做不了主。

原来赵代富在肖雪琴失踪两年后就再婚了。现任妻子带着与前夫生的两个孩子来到赵家,继子女对赵代富还比较孝顺,一家人生活的也算其乐融融。历经十几年的磨合,现任妻子也逐渐取代了肖雪琴的位置,成了赵代富心中最重要的人。

所以当现任妻子以会给家人带来晦气为由,坚决反对将肖雪琴安葬进赵家祖坟时,赵代富也不敢违拗妻子的意思,只得告诉长子按照老家习俗,不是在家中去世的人不能入宅,也不能将遗骨供奉在家中,不然就会犯忌讳。

赵永勇兄弟俩为母亲的后事也产生了分歧,赵永勇不愿将母亲葬到别处,赵永宽则认为母亲已经故去20年了,还是早点入土为安的好。赵永勇心怀仇恨却一直被努力地活着,就是想给母亲一个交待,可迄今为止母亲的骨灰安葬何处仍无着落。

赵永勇隐忍了19年,终于大仇得报,并找到了家,见到了失散多年的父亲与弟弟,可从深层意义上讲,他并未真正找回家,也许从他被拐走的那一刻,他就彻底失去了曾经幸福的家。

认亲后,赵永宽重回北京继续在建材市场给人打工,赵永勇回到了广东继续他的玉雕生意,赵代富则留在了老家开江。赵永勇有时回老家探望父亲,可总觉得像个外人再也无法融进那个家,父子之间的交流,也只有短短几句而已。

赵永勇与弟弟也很少联系,偶尔联系一次也是通过小姨与父亲。也许赵永勇认亲后的生活并不完美,他与父亲、弟弟的关系已成“最熟悉的陌生人”,但他并不后悔曾经的努力。

进入2022年,赵永勇已经36岁了,依旧单身。他在广东肇庆开了一家玉雕工作室,希望能多赚点钱,然后买房,再娶妻生子,他对未来仍抱着一种乐观心态。

结语

赵永勇与赵永宽的经历可以说是许多被拐儿童的缩影。也许“心理归家”才是被拐儿童最好的归途,但在物是人非的现实面前,许多被拐儿童找到家后无法重建归属感,依旧感觉孤独。

这到底是谁的错?被拐孩子的父亲申军良曾说过“这一切都是人贩子造成的”,也许这句话说出了所有被拐孩子父母的无奈与愤恨。惟愿2022年有更多被拐儿童寻到归途,惟愿天下无拐!

dnf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前置任务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几次奖励

渐成吧游戏网各种资料和教程收集于网络,如若侵权,请联系我们!
电脑游戏_手游教程-渐成吧游戏网 » dnf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前置任务(失落之地伊斯大陆几次奖励)